微小说《玉田》

2020-11-23 09:08:23  编辑:东风  来源:  [打印]  浏览次数:0   我要评论(0)

微小说《玉田》

作者:闲云野鹤

泱泱华夏幽燕东,聚民成邑是无终,背山面水土脉丰隆,鱼肥稻香富庶农工,无终古国阳伯雍,助人行善最真诚,种石得玉传千古,从此玉田代无终。

内容简介

为了逃避战乱和饥荒,洛阳人士阳伯雍随父母北迁在燕山余脉的无终落脚,几年后父母双亡,阳伯雍葬父母于麻山脚下,并在父母坟旁搭窝棚守灵,阳伯雍的孝道感动上苍,从坟莹中流出一股山泉,清彻甘甜,阳伯雍在此守孝不用再走几里路去取水了,同时,阳伯雍把甘甜的泉水送到大路旁,供路人饮用,打了粮食又舍粥,让逃荒的人能够吃上一口,不至于饿死在路上,吃粥的人也送给阳伯雍一些菜籽等物以示感谢。阳伯雍不但舍粥供路人食用,还给过路的行人缝衣补鞋,他的孝道与善良感动神仙,麻山神得知后,扮路人吃粥,得到证实后便送与石子,阳伯雍种石得玉。阳伯雍的事迹惊动朝廷,在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,公元696年,改无终为玉田,九百多年后,玉田两任知县立碑,纪念这位古人阳伯雍……

悠扬的晨钟当当的响着,这钟声便是由无终古城中传来的。

薄薄晨雾笼罩着无终古城,城门上悬挂着“無終城”三个大字。

距无终城北不远处有一座寺庙,这座寺庙名曰麻山寺。

走进寺庙,只见庙内香烟缭绕,煞是庄严肃穆,庙门上“麻山寺”几个字苍劲有力,寺内香火正旺,香炉前正有一人扣拜烧香,他将香火播于香炉之内,拜完转身出寺,这个人正是阳伯雍,其他上香之人出出进进,很热闹,阳伯雍正要跨出庙门的时候,迎面走来一位俊俏女子,后边跟从两位丫鬟,二人四目相视,含蓄的走开了,阳伯雍便与丫鬟搭讪,说道:“你家小姐今天怎么也来上香了?”丫鬟哼了一声走开了,另一丫鬟笑嘻嘻的说声:“你呀,少管闲事!”阳伯雍闷闷不乐低着头出了寺庙。

出庙门不远,有一妇人进庙,小孩子在后哭喊跑着追妈妈,突然跌倒,阳伯雍上前扶起,弹去身上土,拍拍小孩肩膀,轻轻说了声:“你是饿得吧,要小心啊,”小孩有气无力的说:“是,我饿,”阳伯雍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米面饼子给小孩,小孩当即就吃了起来,阳伯雍笑了笑,便沿着山路回家。在路上又有一母子,母亲柱着拐杖,手里拿着一个瓢,穿的破衣烂衫,小孩子牵着妈妈的衣角,见到阳伯雍弯腰说道:“行行好吧!”阳伯雍再次把怀中仅有的一个玉米饼掏出来放在老妇人瓢里,小孩扣头,母亲至谢。

阳伯雍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毛草屋——麻山脚下的一个小草房子,破旧不堪,灶台、土炕、毛油灯,土墙上挂着几个玉米棒,阳伯雍顺手拿下一嘟噜,放在簸箕里,边搓边自言自语道:“大旱年头真是度日如年呢,还好我的一亩田地还能长上石八的!闭底,屋外来了一个中年妇人,穿的破衣烂衫,这个妇人是王氏,住在阳伯雍的附近,阳伯雍称其为嫂子,此人为人善良,丈夫姓杨。

离着还远就大声说道:“大兄弟在家吧?”

阳伯雍赶忙回应:“在家,嫂子有事吗?”

“大兄弟,听说了吧,东头杨老三家的孩子又饿死了!”

“咳,这年头,真没办法,天不下雨!

“真是作孽呀!”

“早晨我去上香了,求神灵保佑我们!

“可不是吗,我也天天在烧香,”

“咳!”

“大兄弟,你的地里还可以长点庄稼,”

“还凑合吧!嫂子,一会儿你拿点给孩子做点吃的吧!”

“哎呀,我家孩子吃了别人家的孩子不是还饿着吗!”

 “真是没办法,嫂子,我求你点事 ”

“哎呀,有话就说吧,要是说媳妇我这就去!”

“不是说媳妇,说了媳妇谁养的起呀!”

“大兄弟,徐家大小姐不是还没有过门吗?”

“别提了!”

“你不是早就看上她了吗?”

“看上又有什么用?”

“她可是也看上你了,”

“别说这个事了,”

“一家有女千家问,我们提亲就不行!呆会儿,我和你去徐府提亲!我就不信他徐家小姐想嫁给皇帝老子不成!”

“嫂子,咱娶不起大家主的闺女呀,”

“别急,好人总有好报,”

“嫂子,我求你让我大哥过来,帮我推碾子,”

“可以,我也求你点事,”

“什么事,只要嫂子说话,我没说的,”

“好!咱们一言为定,”

“一言为定!”

“你大哥傍晚给你推碾子,一会儿你和我走!”

阳伯雍心里也纳闷,我求你点事,你还得找回去呀,便问道:“去哪?”

“不用管,一言为定吗!去换件衣服!

“哪儿有衣服啊,走吧!”

话说完,王氏拉着阳伯雍走出了家门,直奔右北平郡走去。

右北平距麻山大约二十里有余,有一徐姓大户人家,尊称徐员外,徐员外有一俊俏女儿名叫徐丽媛,有诗为证:贤慧聪明品性端,柳眉杏眼美容颜,提起她来都夸赞,九天仙女下凡间。远处望去只见青堂瓦舍,富裕门户,合瓦门楼,富丽大方,门前一对石狮,旁边有一上马石,大门紧闭,王氏领着阳伯雍来到门前。阳伯雍明白了,嫂子是帮我提亲来了,可是,这匆匆忙忙的跑来,有些莽撞,也没带礼品,咳,哪有礼品啊,便忙说:“嫂子,别惹事了,咱们回去吧!”

“不是说好了吗!成与不成咱试试吗!”

边说边走,来到门前,王氏去敲门,手拿门吊环轻轻拍了两下,更夫在里边回话:“是小姐回来了吧!”

王氏在门外说:“我们是无终的!

大门打开,出来一更夫,问道: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

“我们是来提亲的!”

更夫看了看王氏,又看了看阳伯雍,气愤的说道:“晌不晌,夜不夜的,说提亲就提亲呢!你是什么人?”更夫随手把大门关上。王氏上前,继续敲门,阳伯雍在后边劝说也无济于事,好像非要弄出个结果不可,一会儿大门又打开了,更夫出来怒吼道:“敲什么,就凭你们也敢来徐府提亲,真是疯子,走开,不走我就要放狗咬你们啦!

正说着,徐员外手拿纸扇出来,说道:“慢着,要娶我家小姐不难,有碧玉做聘礼即可,否则,痴心妄想!”

说着转头回府,大门咣当一声紧紧闭上,叔嫂俩面面相觑,心想,碧玉,我们连饭都吃不起了,那有什么碧玉呀!王氏这时对着阳伯雍说道:“大兄弟,咱回家吧,种地买玉说媳妇!”

阳伯雍心想,种地可以买玉?死了心吧。他和王氏垂头丧气的回家了。

月色蒙胧,有两个人在推石碾,在前边推的是嫂子王氏的丈夫,阳伯雍在后边一边推,一边扫,石碾发出干巴巴的声响,正在推的时候,前边的人突然倒下,阳伯雍急忙上前道:“ 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阳伯雍扶起杨兄坐在碾好的玉米面簸箕旁,“来,歇一会儿,喝点水吧!毖钚致乃档溃骸懊皇,一会儿就好了,”

“大哥,你歇会儿,我先干,明天有粥吃就好了,”

“是呀,这粮食可是救命的”。

杨兄抓起一把玉米面,颤抖着手面对苍天发问:“苍天,快救救我们吧!”

星光满天,每个星星都眨着眼,好像在诉说着人们的苦难,更好像是期盼着人们早日脱离苦海;正是好日子怕天短,苦日子愁夜长啊。

公鸡在叫,东方发白,又一天开始了,阳伯雍家炊烟袅袅,热气腾腾,阳伯雍正在往一口缸里倒粥,屋子南边的小树上挂一牌,上面写着“舍粥”二字,阳伯雍高喊道“喝粥了,大家都来喝粥啊,”阳伯雍的声音回荡在小山村里,这声音是穷人的喜讯!是救命的呼喊,是善良的呼唤!

首先来的是一个破衣烂衫的男人,上前问道:“老大(乡间对阳伯雍的称呼),这俩字念啥?”

阳伯雍说道:“念舍粥,”那人又问道:“这粥白喝呀?”阳伯雍顺口答道:“就是白喝!”

“喝了就走?”

“是啊,喝了你就该干啥干啥去吧!

说话间又来一人,道:“你有多少粮食让我们吃?”

阳伯雍看着粥缸继续和那个人说:“还有点,吃到啥时就算到啥时候吧!

接着,又有一老头过来,肩扛扁担,手里提着一小布袋,阳伯雍给他盛了一碗粥,老头坐在一石头上,一会儿就吃光了,提着小布袋过来,道:“好心呢!好心!”

阳伯雍道:“也就是让大伙垫吧垫吧肚子的事,不必挂齿,”

说着老头从布袋里拿出来点东西:“小伙子,我这有点菜籽,听说你种地种的好,留给你吧!”阳伯雍惊喜的说道:“谢谢大伯,我一定把菜种好!”

老头说道:“不用谢,我还要谢你呢!”

接着陆续有人来,有担担的、有背筐的、有大人、有小孩、有男有女,阳伯雍边给大伙分粥,边说:“一人一碗啊,后边还有人来,都喝点,”

喝粥的人都很高兴,小孩喝完还要舔舔碗,恐怕有饭渣剩下,场面热闹,阳伯雍从内心里高兴,笑着,看着大家吃的高兴,心想,明天还要多熬一些粥,让更多的人都能喝上我的粥。

    短短几天的时间,阳伯雍舍粥的事在三里五村传开了,吃不起饭的人隔三差五的来到阳伯雍的舍粥草屋吃粥,路人也在熟人的指引下来喝粥,每天早晨都是热闹非凡,就这样,阳伯雍舍粥的事传遍了无终城,也引起了一些人的议论,但阳伯雍一如既往,舍粥一直在坚持。

阳伯雍舍粥已有大半年的时间了,这一天太阳懒洋洋的从东方升起,炊烟又起,晨雾迷漫,阳伯雍又开始了一天的忙活,先是抱柴、烧火、做饭,将熬好的粥倒进缸里,喝粥之人陆续而来,阳伯雍将盛好的粥分别分给前来喝粥之人,时?杉湫换岫,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过去,喝粥之人陆续离开。阳伯雍手搭凉棚远眺,看无人来,把剩下的粥底盛了出来,今天喝粥的人还不少,剩下的还不到一碗,阳伯雍双手端起想一口喝下去,碗到嘴边,却听到远外有人来,来者头戴破沿凉帽,身穿破旧长衫,脚踩一双趿拉板儿,左手柱着拐杖,右手拿一细腰葫芦,此人正是麻山神人,在观察阳伯雍舍粥之后,妆成凡人,麻山神人前来查看舍粥之人阳伯雍是否诚实,是否真心舍粥,善心是否长久。麻山神人来到跟前,阳伯雍忙说道:“哎呀,不巧,粥不多了,还有一点,”

麻山神人:“就这么一点了?”

“老伯,你先喝了吧,”

“这怎么能够我喝呢?”

“你老先喝了,垫一垫吧,”

“那你吃什么?”

“我的身体好,饿一顿半顿的没关系!”

麻山神人接过半碗粥,又和阳伯雍要了一个碗,倒了一半,说道:“来吧,够咱俩喝的了!”

麻山神人把粥分盛了两个碗里,二人喝起粥来,麻山神人边喝边点头,连说好喝好喝。麻山神人喝了几口放下碗道:“小伙子,今年多大啦?”

阳伯雍随后答道:“今年二十五岁,属狗的,”

“有媳妇了吗?”

“ 还没有呢,”

“哦,”

“你还有多少粮食呀?”

“可以对付到八月十五吧,”

“小伙子,每天少放一把,可以多喝半月呀,”

“是呀,这年头,救人要紧!

二人边聊边喝,麻山神人喝了一口又问道:“到你这儿喝粥的都是什么人呢?”

“ 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南来北往,路过的,逃荒的,”“ 哦,都是些逃难之人,”

麻山神人喝了一口放下碗说道:“哎,小伙子,我的脚崴了,走起路来不方便,只能在你这里喝粥了! 

“好哇,我这正好缺个说话的呢!

两人说的正欢,但也不忘干活,阳伯雍忙里忙外的刷缸刷洗碗,麻山神人也帮着抱柴收拾杂物等。

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。有一天,正是早晨舍粥之时,来了一对母女,老妇人身体虚弱,在女孩的搀扶下来到了粥屋,阳伯雍赶紧盛了一碗粥递给了老妇人,“大娘你喝一碗吧!”“谢谢小伙子!”

阳伯雍又盛了一碗递给了女孩:“你也喝点吧,”

老妇人随口说道:“她就别喝了,她身体比我好!

小姑娘把粥碗推给了阳伯雍,说道:“我不饿!

阳伯雍打量了一下小姑娘,看见她的鞋子坏了,便道:“小妹妹,你的鞋子坏了,脱下来我给你缝缝吧!”

老妇人忙抢话说道:“你真是好人,脱下来,让大哥哥给你缝缝吧!

阳伯雍拿起针线给小姑娘缝补起鞋子来,老妇人在喝粥,喝完起身,有些不便,小姑娘上前搀扶,阳伯雍缝好鞋子,说道: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小妹妹,鞋子缝好,穿上吧!”

小姑娘双手作揖道:“谢谢大哥哥!”

老妇人伸手牵着小姑娘,说:

“我们走了,”

阳伯雍忙说道:“你们娘俩慢走!”

转过身阳伯雍盛上一碗稀粥面向麻山神人说道:

“该你老喝粥了,”

麻山神人接过粥碗喝一口,说道:“好喝,”

“好喝呀,再来一碗吧,”

麻山神人说道:“不来了,喝一碗就饿不死了,小伙子,你怎么不问问都是哪里的呢?”

阳伯雍随意答道:“不用问,都是苦难之人吗,吃完就都走了!

阳伯雍和麻山神人聊的挺开心,麻山神人便接着说:“小伙子,我看你的针线活还不错,”

“不错什么呀,好点儿连一连就比不缝好的多呀,”

“每天都有缝鞋子的?”

“光着脚的多,”

“穿鞋的几乎都要缝补的,”

“是吗!你都认识吗?”

“三里五屯的认识,不认识的更多,”

“ 他们经常来喝吗?”

“不是的,喝两次的就不多,都是些逃荒路过的人,”

“ 你怎么不问问他们都是哪里的?日后也许……”

麻山神人好像在启发阳伯雍日后回报,阳伯雍打断了麻山神人的话,说道:“老伯,我不图日后有报,我想,天下苦难之人是一家,只有你帮我,我帮他,才能一起逃过劫难啊!

麻山神人听后哈哈大笑,说:“你真是个好人!”

“哎,小伙子,喝粥的有没有右北平的人呢?”

“ 这个……我没有问过”

“ 问问吗,徐员外如果也要喝粥就好了!”

阳伯雍听着话里有话,便说道:“老伯又开玩笑了,人家哪能喝我的稀粥呀,”

“咳,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呀,你也有翻身之日吗,”

阳伯雍诚恳的说道:“我不求别的,只求能够早点下场透雨,穷人都有饭吃就行了!

麻山神人若有所思,看看天,再看看大地,兴致的笑道:

“哈哈,离下雨的日子不远了!

麻山神人在阳伯雍这里喝粥已是好长时间了,他也不说走,阳伯雍也不嫌弃他,就这样相安无事的做粥、喝粥。

又是一天雄鸡高叫,又是一天起的早,阳伯雍如往常,烧火做饭,麻山神人出来,打了个哈欠,伸伸懒腰,看看天气,说道:      

“小伙子,别做那么多的粥了,今天不会有更多的人来喝粥了!  

 阳伯雍感觉有点奇怪,忙问:“为啥?”

“那为啥呀,你的粮食都让我吃了,喝粥的人也不会难为你了!

阳伯雍以为是什么事呢,原来是麻山神人在开玩笑,就说:

“就为这个呀?”

“可不是吗?”

正说话间,有个一拐一瘸的人走上山来,这个人正是土地神装扮而来,走过来便开始搭讪,“ 要饭,要饭,我好长时间没吃饭了!”

阳伯雍一看有人来了,就和麻山神人说:“大伯,你看,来人了吧!”

麻山神人不慌不忙的说道:“那我们就熬粥吧!”

阳伯雍和麻山神一起抱柴烧火熬粥,大约半个时辰粥就熬好了,先给土地神盛了一碗,说道:“老伯,你先喝吧!”土地神笑呵呵的说道:“哈哈,我不忙,还是等过路的人吃完我和你们俩一起喝粥,”

麻山神人说道:“好啊,等等咱们仨一起喝粥!”

大约有一个时辰的功夫,喝粥的人都走了,阳伯雍收拾了一下石桌,端出三碗粥,二位神人面带微笑,阳伯雍把盛好了的粥放在石桌上,冒着热气?醋湃绕谔诘闹,土地神说话了:

“你们俩不吃我可饿了,”

阳伯雍没说话,麻山神人说道:“哎,你着什么急,咱们仨一起吃,”

阳伯雍说道:“让他老先吃吧,我一会儿再吃,”

麻山神人道:“一起等吗?”

土地神说:“没人来了,”

土地神端起便喝,边喝粥边问麻山神:“你是不是总在这儿喝粥?”

麻山神人说道:“啊,我是走不了才留下的!

土地神说道:“啊,你吃很长时间了吧,”

麻山神人没理他,土地神转过身来看看阳伯雍,问道:“你叫啥?”

麻山神人抢先回答道:“他叫阳伯雍,”

阳伯雍回头说道:“大伯,咱们吃吧,今天真的不会再有人来了,”

麻山神人也说道:“ 吃吧,”

三人围坐在石桌旁边喝粥边说话,土地神说:“你都吃了好长时间了,该走了,再不走,阳伯雍可就没有粮食给那些穷人吃了,”

麻山神人说道:“是的,穷人太多了,”

阳伯雍似乎听出点什么,便说:“没事没事,多住几日吧,我会种地,”

土地神说道:“会种地可老天不下雨你也没法种啊,”

麻山神人说道:“就是啊,”

阳伯雍说道:“现在不下雨,不会总不下雨吧,老天总会给穷人点活路啊,”

土地神说道:“小伙子说得对呀,总会下雨的,”

麻山神人说道:“你把种子留好了吗?”

阳伯雍回答道:“留好了,你们俩就等着给我种地吧!”

二位神人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好啊,好!”

三位聊的正热闹开心,麻山神人说道:“我吃你的粥多日了,也给你点种子吧,”

阳伯雍惊诧地看看他说道:“你哪来的种子?”

麻山神人是谁呀,是神仙哪,麻山神人从自己的细腰葫芦里倒出了十来粒石子,攥在手心,走到阳伯雍面前,张开手心,石子闪光,阳伯雍看看石子说:“老伯,石子能种要你的干啥,我这里有的是!”

麻山神说道:“傻小子,你的不能发芽,我的才可以生长啊,”

麻山神的一席话,把阳伯雍说的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啊,心想,你们这两个老头是在戏弄我吧,骗吃骗喝的,看我没粮食了,就要走人了,走就走吧,我也不说什么,阳伯雍的思绪还在延伸,这时,麻山神走到阳伯雍跟前,把石子交给阳伯雍,让他攥好,麻山神两只手握住阳伯雍抓着石子的手交待道:“明年农厉二月初二用温水浸泡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捞出,三月廿一天会降雨,雨后播下,细心照料,八月十五就可以收获碧玉一对,日后必有大用啊!

这一番交待,说的阳伯雍更加摸不着头脑了,还以为麻山神人在和他说笑话呢,他愣愣的看着神人,这时土地山神又说话了:

“过来,小伙子,他给你石子,我也给你点东西,”

阳伯雍更加迷惑了,心想,一个穷老头,都这个年龄了,哪有什么东西给我呀,忙说:“大叔,你……”

土地神说道:“没啥说的,我这啊有一把米呀,给你吧,你把它放在缸里吧,接济过往行人!

阳伯雍接过了土地神的一把米,心想,就这一把米我怎么救济穷人哪?阳伯雍愣愣的看着这把米,这时土地神过来,告诉阳伯雍:“阳伯雍,你把米放在缸里,不要用净了,你的米就永远用不完!”

阳伯雍真的是傻了,一把米怎么会用不完呢?正在发愣,这时麻山神说话了:“快放进去吧!”

阳伯雍这时才试探着把小米放进一个空空的缸里面,随后,麻山神人用破沿凉帽盖上缸,过一小会儿,喊阳伯雍来看,土地神也催着阳伯雍:“你去看看吧,”

阳伯雍拿下凉帽,果然是满满的一缸小米,阳伯雍好不高兴,说道:“大伯、大叔,你们二位就多住几日吧,我们都有饭吃了!”

二位神人相对暗笑,阳伯雍很是感激,忙说道:“阳伯雍给您磕头了!”

说着就下跪磕头扣谢二位老人,阳伯雍实实在在的磕了三个响头啊,都是带响的头!可抬头时却不见了二位老人踪影,镇静了一下,自言自语道:“人呢?难道是神仙!来年我要好好的把石子种下,熬粥煮饭,救济更多的穷人,”想到此,阳伯雍又向北磕了三个响头。

翌年农历二月初二,是龙抬头的日子。

早晨,阳伯雍端出一笸箩热气腾腾的金黄色窝头,放在原来舍粥的缸上,大声喊道:“乡亲们,二月二,龙抬头,大伙都来吃龙蛋啦!

陆续有人走过来,有个人往怀里揣了一个,手里还拿一个就往家走,也有人拿起就吃的,大部分人都是找个地方坐下慢慢的吃起来。今天是什么日子,阳伯雍没有忘记老伯临走时留给他的话,待人们走后阳伯雍转身回到屋里,随后拿着大碗出来,将石子放在碗里,加满水,又转身放回屋内,对着盛有石子的大碗拜了三拜,阳伯雍收拾一下锅碗瓢盆,和往常一样,干着每天重复的活计,边干边想:四十九天之后,就是农历三月廿一了,不知老伯说的是真是假,四十九天能不能把石子泡出芽来?阳伯雍想着,越想越纳闷,咳,不去想了,既然老伯给了我石子,我就按照他说的去做吧。

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,阳伯雍每天都要换水,恐怕把石子泡臭了,每天都看上几遍,盼望着石子出芽,日子过得还算快,四十九天一晃就熬过去了,到了三月二十一,这一天大起早就下起了小雨,一个时辰后雨过天晴,阳伯雍从毛草屋出来,看看天又远望群山自言自语道:好雨呀!春雨贵如油!说完后,转身回屋,取出了他那只泡石子的大碗,再看看石子,还是原来的模样,没有一点要出芽的迹象,但是阳伯雍一点也没有迟疑,扛着镐,端着盛有石子的大碗,带着喝水的葫芦戴上凉帽,带着他的梦想和憧憬向麻山走去,山路崎岖,阳伯雍一路向前,恐怕误了时辰,走了一会儿,来到了麻山顶上,这是一片一亩多一点的田地,土地平坦,土质肥沃,阳伯雍将石子和其它物品放在了地头,拿起大镐开始刨地,边擦汗边向远山望去,一片生机盎然,一会儿的功夫刨了一大片,用钉爬平整好后,用镐刨出一道沟,抬头看看太阳,正午时分,然后端起盛有石子的大碗,光着脚开始了不知祸福也不知命运的播种,阳伯雍细心的种下去,种下一粒石子,他就用脚踩一下,种完后将土回填,平整好,这时阳伯雍感觉有些口渴了,坐在了地头拿起了盛水葫芦喝了几口,用凉帽扇了扇汗水,好像轻松了很多,他站起来,穿上了他那双鞋帮和鞋底即将分离的鞋,倒背着手在种好的石子畦上踩实,看着他那悠然的样子,好像石子就要出来了似的,心里充满了喜悦和希望,踩完后左看右看,横看竖看,真的有些不想离开的意思,在这一亩多地的山头上足足看了有两个时辰,这时才意识到天快黑了,才收拾一下家具准备下山,下山前又回头再看看这块土地,这才依依不舍地走下了山。

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阳伯雍除了每天早晨做粥给穷人吃就是下地看护他的一亩多地,日复一日,从不间断,这一天阳伯雍扛着锄头,提着盛水葫芦又上山了,到达了地头后沿着地块四周倒背着手转,时而蹲下拔一下草,时而仰望天空,天气太干旱了,阳伯雍就这样,蹲下站起不断的查看,其它作物的苗子稀稀拉拉的已经长出来了,只有石子还没有出苗。

阳伯雍就这样耐心的查看了大约有一个多月时间。

这天他又来到了田地查看。这天天气太热了,天上没有云彩,阳伯雍大声嚷道:“老天啊,下一点雨吧,让我的石子发芽吧!”

阳伯雍边说边向北方磕头,果不其然,天空立刻被乌云笼罩,忽然,一声霹雳振动大地,顿时倾盆大雨,把阳伯雍淋的和落汤鸡没什么两样,全身都湿透了,阳伯雍吧唧着嘴在品尝甘露的滋味,口中念叨:“及时雨、好雨!”

过了一会儿,天气放晴,阳伯雍非常高兴,便蹲下来查看他的田块,忽然,他好像看见了石子的小苗,揉了揉眼睛,仔细看,!是苗,石子出苗了!阳伯雍兴奋极了,只见他的石子长出的四不像的小苗绿绿葱葱,叶片上的水滴晶莹剔透,好像在向阳伯雍微笑,阳伯雍向小苗点点头,自言自语道:“你真的出来了!”

这时小苗叶片上的水滴滴落,小苗也向阳伯雍点了点头,好像在说:“久违了阳伯雍!”

这真是一场神秘的人与神的邂逅!非常耐人寻味,阳伯雍很是高兴,小苗夹在其它作物中间,一振风来,把小苗吹的来回摇摆,很是好看,下午时分,阳伯雍恋恋不舍且兴致勃勃的回了家。

阳伯雍每天都按时的来到麻山顶上,就像看孩子一样守护着这块田地,随着气候的更替,眼看秋天到了,阳伯雍辛勤的汗水,终于快要到了收获的季节。

这块山顶上的田地,很少有人来,阳伯雍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个天大的秘密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到了立秋节气,大田作物到了成熟的时节,远远看去,玉米、谷子,还有石子苗混在一块田地里,茁壮而有生机。

秋天真的到了,人们开始收获着自己田地里的庄稼,阳伯雍坐在自家田地头上,玉米、谷子已经成熟,只有石子苗还郁郁葱葱,阳伯雍先擗玉米,再割谷子,忙活到了下半晌就去看他的石子苗,只见石子苗打蔫了,收获的季节应该到了,阳伯雍不眨眼的盯着,然后把蔫苗拔下,看了看根什么也没有,然后就用手去扒土,扒了半尺左右,他看见了一颗温润透明的石头,阳伯雍这时瞪大眼睛,仔细的看,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,难道这是神人的法术还是真的种的石子长出了玉石?真的不相信这是真的,阳伯雍缓了缓神,又去扒另外一棵,也是一样的,阳伯雍把两颗水盈盈的玉石捧在手上,睁大眼睛对着西斜的阳光照射,只见碧玉晶莹剔透发出闪闪的光芒,两只碧玉相撞发出清粹的响声,阳伯雍非常高兴,揣在怀里,向北磕头而后兴高采烈的下山回家了。

阳伯雍真的在这块土地上种石得玉了!

夕阳西斜,远远望去,留下的是阳伯雍健壮而憨厚的身影。

话说阳伯雍收获了玉石宝贝,心情大悦,在收拾完家务后来到麻山寺,准备上香拜佛,他大步流星来到大殿,上去便拜,来时心情激动,但跪在佛像下还是非常虔诚的,他拜完还未起身,傍边一女子也在拜佛,偏视了一下阳伯雍,阳伯雍也转过头,看了一眼那女子,那女子正是徐丽媛,二人瞬间四目相对,有点含情脉脉,阳伯雍便先搭话:“徐小姐,怎么一个人?”

徐丽媛看了一眼阳伯雍,微笑着说道:“阳公子也是一个人呢!”

阳伯雍以为徐丽媛不会理他,突然回了他的问话,阳伯雍实在感到全身都舒服,忙着应道:“噢,噢,正是,就我自己!

阳伯雍就是单身,可不就自己一个人。说完之后阳伯雍退出大殿,徐丽媛继续扣拜。

阳伯雍出了大殿,徐丽媛的丫鬟走过来道:“阳公子,过来!

阳伯雍也没有任何思想准备,只好应到:“妹妹可有事?”

“阳公子,我家小姐是金银财宝她不贪,纨绔子弟她不爱,就爱勤劳善良的好小伙儿!”

阳伯雍蒙了,这是怎么回事?其实啊,在阳伯雍和他嫂子去徐员外家提亲的时候,虽然被轰了出来,可是,徐员外是什么人啊,暗地里派人早已调查了解他了,不为别的,为了安全也得调查一番不是,阳伯雍的为人和善良都被徐员外了解的一清二楚,回家后和夫人做了交流和沟通,徐丽媛能不知道吗,她对阳伯雍也早有了好感,主人和丫鬟之间也是无话不说呀,所以,今天还真的碰见了,这样的事只有丫鬟来说了。

阳伯雍也听出点门道来了,忙说:“妹妹,你可不知,我与家嫂去过府上,被人家哄了出来,”

另外一个丫鬟上前道:“阳公子,你可不知,我家小姐非你不嫁,我家老爷也拿她没办法!”

两个丫鬟你一言我一语,说的阳伯雍好不尴尬呀,怎么这么突然的说起婚姻大事来了,这么一说阳伯雍还真的有点招架不了,丫鬟还是接着说道:“你就和你家嫂子再去一趟吧,小姐等你呢,”

阳伯雍瞪大眼睛,认真的问道:“是真的吗?”

“是真的,”

“谢谢小姐真心等待!”

阳伯雍高高兴兴的走出了庙门,一溜小跑的回了家,那个兴奋劲儿就别提有高兴了。

阳伯雍回到家里坐在了门槛上,回味着寺庙里遇到的情景,可以说是心里乐开了花,暗笑突然停止,心想,事不宜迟,夜长梦多,不管是真是假,明天都要去一趟,这样想着,起身准备明早的粥,完事就去右北平,因为心里有底呀!

次日,晨雾蒙蒙,阳伯雍就做好了粥,过了一会,陆续有人来喝粥,等喝粥的人都走了,已是艳阳高照,嫂子也应约在此等候,阳伯雍收拾完就和嫂子走出家门,说时迟那时快,阳伯雍与嫂子王氏已来到了右北平徐府门前,王氏有些心里没底,便问道:“我说大兄弟,我们俩上次差点被狗给咬了,今天你怎么来了精气神了?”

“ 大嫂,还得你多多美言,我要娶徐小姐!”

“那天,人家不是说咱,说咱啥来这?”

嫂子拍拍脑门想起来了:“哦,痴心妄想!哎,你还痴心妄想呢?”

阳伯雍急忙解释道:“徐员外是说话算数的,我一定要把徐小姐娶回家!”

“哎呀,你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,那就再试试吧!”

王氏开始敲门,更夫出来,励声说道:“又是你们俩,胆子不!找死了?”

阳伯雍上前搭话:“老伯,还请你老多多关照!”

嫂子王氏也上前说道:

“老大爷,既然我们敢来就不怕死,还是通秉一下老员外吧!”

阳伯雍也附和着道:“是的,还请通秉一下员外吧!”

更夫很不耐烦的说道:“等着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!

更夫说着转身回府了,将门咣当一声关上,王氏在门外说道:

“大兄弟,我看没什么好等的,”

“ 嫂子,要是害怕你就回去吧!我在这儿等,”

“咳,真是痴心妄想!”

说话间,大门打开,更夫说道:“ 我家员外看在你人好、心眼好,就不放狗咬你啦,回去吧!老爷说了,没有碧玉,休想娶我家小姐!”

说着咣当一声,大门又关上了,这时,阳伯雍高声说道:“大伯,开门,我有!我有!”

大嫂王氏惊诧的看看他,自言自语说道:这个大兄弟,是想媳妇想疯了!便说:“大兄弟,你有什么呀?”

阳伯雍看看家嫂,偷偷的说:“我有玉!”

家嫂说:“大兄弟,要啥有啥呀?不要命了!”

阳伯雍哪里顾得嫂子说什么,继续喊道:“开门,我要见员外!”

门开了,更夫出来严励说道:“我看你是个疯子,你要有碧玉,我天天给你牵马坠镫!”

正说话间,徐员外出来了,徐员外对着更夫说道:“干什么呢,大吵大闹的,”

徐员外走过来,看着阳伯雍问道:“你叫阳伯雍?”

阳伯雍见到徐员外,毕恭毕敬的答道:“是的,我是阳伯雍,”

这徐员外对阳伯雍早已做好了调查,对阳伯雍已有好感,但苦于阳伯雍太穷了,也不能把千金嫁给一个穷小子!便对阳伯雍说:“ 听说你心的善良,救苦救难,是个好人,我女儿也喜欢这样的人,可是我说过话不能食言,那样,也对不住我的女儿呀,你还是回去吧!

能见到徐员外已是不容易的事了,三言两语怎么能打发阳伯雍回去呢,原来你说娶你的女儿得有碧玉,现在我有了碧玉,看你还怎么说,事已至此,阳伯雍也豁出去了,直述表白:“员外大人,我心中早已有了小姐,”

阳伯雍双手抱拳,单腿跪地,面对徐员外道:“员外大人,你请出小姐,如果她识我,那婚姻有缘,如若不识,我便转头而回!

徐员外笑了笑:

“真是笑话,徐家大门是你随意来去的吗?来人,”

徐员外的意思是来人,把他轰走,这时家丁来了,说道:“老爷,小姐请您呢!”

徐员外对更夫故意大声说:“看好他,别让他跑了!币彩窃谟幸庀呕O呕U舛。

更夫忙道:“是,老爷!

阳伯雍与家嫂王氏被撂在了大门外,阳伯雍看大嫂很为难,王氏自觉没趣,劝阳伯雍说道:“ 兄弟,趁机走吧!是凶是吉我还一窝八口呢!”

阳伯雍也是看大嫂有些不耐烦了,便道:“嫂子,你先回吧,”

“ 那你怎么办?”

阳伯雍答道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我认命啦!”

“ 那我就先走了,你多加小心!”

“ 大嫂,放心吧!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!

王氏欲走,又看看更夫,更夫瞰了她一眼,家嫂就这样跑回来家。

过了一会儿,丫鬟到门前对更夫说:“ 员外老爷看在小姐面上,让他进去!”

更夫看看丫鬟,对阳伯雍说道:“你小子还有点福气,进去吧!”

阳伯雍心中大悦,说道:“ 谢员外,谢小姐!”

阳伯雍随丫鬟走进大门,直奔正房中堂大厅,员外、太太坐在八仙桌两侧,小姐徐丽媛坐在母亲一侧,丫鬟在其两边站立,阳伯雍进堂下跪,道:“ 无终人士阳伯雍扣见员外大人、员外夫人,给徐小姐请安!”

员外夫人抢先问道:“ 你是无终人士?”

阳伯雍规规矩矩答道:“正是,小人祖籍洛阳,逃荒到无终,父母双亡,葬于无终麻山脚下,并在此定居!

员外开始问话:“听十里八村的人讲,你为过往行人修履赠粥可有此事?”

“ 回员外,小人在麻山脚下守孝多年,种得一手好田地,看到南来北往逃荒之人多饥饿而死,于心不忍,便舍自家粮食做粥供难人解饥,偶有鞋履破绽缝缝补补而已!

员外老夫人说道:“看来,你是行善之人,孝道之子!”

阳伯雍谦虚道:  “小人不敢当!”

员外夫人继续问道:“你到我家来,是来求亲的?”

“ 回夫人,小姐芳名早有耳闻,麻山寺上香相识,从此,小姐便占居我的心灵,我虽人穷但志长,靠我辛勤劳作会让小姐过上安康之日,请二位大人承全我吧!”

员外说道:“慢!我说话是算数的,你说喜欢我的女儿,我女儿喜欢不喜欢你先放在一边,我是有言在先的!

员外夫人觉得应该让闺女说句话了,便道:“ 她爹,让女儿说句话吧!”

员外怒道:“她说什么,我做主!我说过,没有碧玉做聘礼,我是不会把女儿嫁给他的!”

女儿徐丽媛在一旁说道:“爹!”

“ 不行”

徐丽媛难过的说道:“爹,难道我就值一对碧玉不成?”

员外转过脸来对徐丽媛说道:“闺女呀,我徐家的女儿,百里挑一,万人瞩目,上至皇戚,下至高官,千人求,万人提,没有诚心诚意之人难得我的女儿呀!

徐丽媛回道:“爹爹,我看阳公子心的善良真诚,他的心比碧玉更纯,他的意志比玉石更坚,他是个难得的好人!”

员外说道: “住口,大家闺秀,哪有自己选婿之理!”

徐丽媛感觉挺委屈,贴在了妈妈的肩上道:“娘,”

员外夫人说道:“她爹,我看这孩子不错,丽媛心里早已有了他,”

员外夫人还没说完,员外就说道:“不行!”

阳伯雍感觉事情严重,忙磕头作揖,说道:“员外大人,我理解你的心情,你不是拿女儿换碧玉,我也不是拿碧玉换媳妇,只是小姐冰清玉洁,净如白玉,但自己在小姐面前又觉惭愧,但我能养家糊口,能让小姐过上好日子的!”

说着,阳伯雍从包裹里拿出一对碧玉,这对碧玉洁白无暇,闪闪发光,员外、夫人及其它人都看得发呆,只有小姐徐丽媛没有正面看玉石,徐员外瞪大眼睛仔细查看,其它人在旁唏嘘叫好,阳伯雍继续说道:“员外大人,我的聘礼就是一对碧玉!”

员外转身问道:“ 你是哪里弄来的?”

阳伯雍忙回道:“是我自己种的,”

员外和夫人都很诧异,徐员外问道:“什么?自己种的?”

阳伯雍说道:“是的,在我无终麻山顶上种的石子长出的就是碧玉呀!”

员外及夫人都说新鲜,没听说过,种石得玉?突然员外问:“这不是假的吧!”

阳伯雍解释道:“请员外大人随便查验,如有瑕疵,以命相抵!

员外接过碧玉,交给仆人,说道:“拿去查验!”

仆人拿着碧玉去了耳房检测,真假先不说,员外倒是来了兴趣,和阳伯雍攀谈起来,“你是怎么种的?”

阳伯雍说道:“说来话长啊,”

还没等阳伯雍往下说,仆人便急急忙忙过来,向员外报告:“报员外老爷,此为极品碧玉!”

员外也很惊喜,说道:“好!我说话算数,那你就是我的乘龙快婿,择其吉日,为我女儿完婚!”

众仆人等:“是!”

阳伯雍双手作揖:“谢员外!谢夫人!”

阳伯雍与徐丽媛二人相视,嘴角露出了微笑,其他人等各自散去,徐员外把阳伯雍请进了内屋,谈起了种石得玉的经过,屋里,不时传来员外老爷爽朗的笑声。

公元696年,也就是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,当朝皇帝武则天闻知无终人士阳伯雍修好积德,助人行善,感天动地,在神仙的帮助下,种石得玉,武则天也觉得天下太平,善人辈出,心里也是很欣慰,又闻,因种石得玉,喜结百载良缘,整个事件对于武则天来说也感觉有些蹊跷,不妨安排人手做一下调查,于是,她便有了召见种玉之人阳伯雍的想法,并安排了得力之人进入幽州无终寻找阳伯雍。

一日,朝庭上,武则天端坐在龙椅之上,文武大臣各站两边。

武则天开始吩咐工作了,说道:“魏爱卿,无终种玉之人可有音信?” 

魏元中答道:“无终种玉之人已找到,在宫外候旨!

“ 传他进殿!”

魏元中说声:“是!”

便大声说道:“传无终人士阳伯雍进殿!”

宫中传御令就像山里的回音,一遍一遍的喊道:“无终人士阳伯雍进殿!”

一直传到大殿门外,阳伯雍急步进殿,来到当朝皇上面前,阳伯雍做梦都没有想过呀,这是触犯了哪家的王法了,朝廷也没有人和阳伯雍说呀,自从把他带到朝廷就吃不好睡不着,上火呀,不管怎样,硬着头皮进殿,阳伯雍进殿见到皇上立即下跪磕头,忙说道:“无终人士阳伯雍扣见吾皇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!”

“ 平身,”

“谢皇上!”

武则天这时开始询问阳伯雍了:“听说你行善积德,种石得玉,还娶了天仙美女,可有此事?”

阳伯雍心想,就这个事啊,你派人把碧玉拿来不就完事了吗,干嘛把我大老远的弄过来呀,别多想,赶紧回皇上的话:“回皇上,是有此事!”

“ 你的碧玉是怎么来的?”

“ 是我种出来的!”

武则天一听大怒,说道:“什么?有种瓜的、有种豆的,没听说有种玉的!

阳伯雍见皇上发怒很是害怕,又跪下磕头道:“皇上,小人不敢撒谎!”

皇上怒道:“说!是你种的,那种子是哪里来的?何年何月在什么地方种的?”

阳伯雍心想,这得好好说呀,说不好就得掉脑袋呀,于是阳伯雍定了定神,咽了一口唾液慢慢的说道:“皇上,小人不敢撒谎,真的是小人种的;”

阳伯雍慢慢的把种石得玉之事道来,武则天也听得认真,各位大臣也把耳朵竖起来了听着阳伯雍叙述:“皇上,小人阳伯雍,祖籍洛阳,十多年前带父母逃避战乱和饥荒,一路来到无终,因父母年事已高,到达无终既无再走之力,只好留下来安居,不久父母便离我而去,于是将父母葬于麻山脚下,小人在此守孝,以种地为生,看见逃荒的穷人太多,我便舍粥救济穷人,有一神仙在我这里喝粥数日,临走之日,给了我一把石子,”

说道这里,君臣都听得入迷了,这时武则天插话说道:“你就种下了?”

“回皇上,那神仙告诉我二月初二浸泡,三月廿一播种,八月十五收获!

“那后来呢?”

“这事我也感到蹊跷,神仙给我石子后,我磕头致谢后抬头时就不见了,这时我才知道是神不是凡人,播种时天气大旱,我磕头祷告后就下雨了,没有出苗时我仍祷告磕头,大雨即刻降临而且石子马上长出苗来了,小人真的是不得而知!

武则天说道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吗?”

“小人的话句句属实,请皇上明察!”

说到此时武则天喝道:“来人,”

一大臣上前双手抱拳道:“臣在,”

“ 麻山神人找到了没有?”

“麻山神人已到,”

“宣他进殿,”

“ 是,”

大臣们听得入神入化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不一会,外面传令兵喊道:“麻山神人到!”

麻山神人手持白色马尾蝇甩,白发长须长眉,面色红润,神采奕奕,真是鹤发童颜呢,他健步走上殿来,见皇上武则天端坐于龙椅之上,麻山神人抱拳拜谒,说道:“小神扣见皇上,”

皇上说:“免礼!”

麻山神人进一步问道:“皇上招见小神有何吩咐?”

武则天手指阳伯雍说道:“你可认识这位无终人士?”

麻山神当然认得,这一切都是麻山神的安排,但是,麻山神是不能泄露天机的,便答道:“小神认得!”

“ 阳伯雍种石得玉,那石子可是你送与他的?”

“哦, 小神看这无终人士做人诚实,心地善良,救苦救难,是当今皇上的洪恩!”

“ 你如实说给朕听听,”

“是!皇上。小神乃麻山一带供事,众神称我为麻山神,前几年大旱,小神仙游巡查,见麻山脚下有一舍粥之人,救济南来北往逃荒之人,小神便试探真假,果然善心真诚,无他所求,只为救苦难之人,小神便与土地神分别赠与斗米与玉籽,斗米可救逃荒人之命,石籽可种石得玉,意在告诫天下之人,善良、真诚必有好报。以上小神所述句句为实,也为大唐有这样的良民而高兴!”

皇上说道:“是啊,可无终的土地能生长玉石吗?”

“ 回秉皇上,小神与土地查看,无终乃人杰地灵之宝地,且麻山顶上有平坦田园可种,于小神看,无终乃我大唐风水之吉祥之地也!

“ 听说他还娶了个美若天仙的妻子?”

“ 是的,妻子是右北平徐员外的女儿徐丽媛,”

“ 好!真是一出天地神共唱的好戏呀!”

“皇上,如今我大唐盛世太平,人才辈出,是皇上的洪恩!”

武则天听了麻山神这段陈述,也颇为感动,但她并没有做出结论,而是发出下一道旨:“魏爱卿,你安排人马,一个月内,查清此事,而后再议!”

“是!”

“退朝!”

左右呼喊“退朝!”

武则天安排魏中元去调查阳伯雍种石得玉一事,魏中元心想,当事人都已到案,我怎么查呢,思来想去,也没有什么头绪,那也不能抗旨啊,便带领一队人马在阳伯雍的带领下奔赴了右北平东幽州的无终,路途遥远,一路辛苦不必多说,不多日便到达了无终,无终人没有人知道阳伯雍种石得玉的事情啊,找别人调查也无济于事,于是,魏中元便指示阳伯雍直接去种玉的地方,阳伯雍一直把朝廷的人马带到了麻山顶上。

天气还算热,到达了麻山顶上,人们都喘着气,享受着山顶上凉风的洗礼,稍息片刻,阳伯雍来到魏中元跟前道:“魏大人,这片土地便是小人种石得玉之田,”

阳伯雍手指山顶上那一小片一亩左右的方田,魏中元及随从都来到阳伯雍跟前,观看那一片土地,觉得不可思议,面面相觑,但阳伯雍就是在这块土地上种出了玉石呀,魏中元也没什么可查的,皇上连神仙都问过了,你查什么呀,便命令随从挖地,看看土层里有什么奥妙没有,随从们吃力的挖着,只见土层深厚,土质肥沃,并无其它任何东西,魏中元看了看,命令随从说道:“你们几个去山上找几个石柱,你们几个去找石刻家具,明天在这块土地四周立上石桩我们就返回朝廷!”

几个随从说了声:“是!”便各自去执行任务。

第二天,阳伯雍种石得玉的地块四角分别都栽上了石桩,石桩上都刻上了“玉田”两个字,意思是这块土地是种石得玉之田,不容践踏和毁坏,然后,魏中元带着大队人马回朝复命。

魏中元带着大队人马一路返回朝廷,向皇上禀报赴无终之事,朝廷上魏中元禀报:“皇上,臣此次赴无终查看了阳伯雍种玉之田,此田位于无终北麻山之顶,田园方正,一亩有余,土层深厚而肥沃,与麻山神人所说无异!”

皇上听的认真,并追问道:“你此去没有做些标识吗?”

“回皇上,臣做了,在这一亩田园的四个角分别栽上了四个石桩,上刻“玉田”两个字,以做警示!

“爱卿,你做的很好!”武则天听完魏中元的禀报甚是高兴,马上命道:“敕旨!”

“是!”

武则天亲口谕旨,不大功夫敕旨拟好,尚书令便令各大臣及无终人士阳伯雍听旨,便大声宣读敕旨:

“门下:

幽州无终人士阳伯雍救貧民于苦难之中,心诚善良,感动上苍,种石得玉,实乃我大唐之幸,特赏良田15顷、农畜20头、绫罗绸缎30匹、赐庄园一处!由本年号始,修改无终为玉田!

通天元年”

阳伯雍及各大臣一同高呼:“谢皇上!”

武则天为了彰显仁慈与善良并传承后人,将无终改为“玉田”,并通告了天下。

无终这个古老的城门楼子上换了招牌,崭新而富有生命力的两个大字——“玉田”代替了经历风风雨雨的“無終”。玉田的人民也如新生,继承和发扬了无终古国的优良品德和传统,用他们的双手描绘着玉田美好的蓝图,建设着文明和谐的玉田!

阳伯雍的故事感染着一代又一代,激励着玉田人民不懈的努力和奋斗;明朝万历二十八年(1600年)也就是阳伯雍种石得玉之后的904年,玉田知县徐德昌为纪念这位古人在麻山顶上立了“古人种玉处”这块丰碑,又经过了一百多年的苍桑,原碑毁坏后,乾隆三年(1738年)玉田知县魏德茂重立此碑,280多年来,种石得玉这块丰碑一直矗立在麻山顶上,它见证了玉田的贫穷、落后、成长、发展、富裕、繁荣与和谐,玉田这块古老文明、诚实而善良的风水宝地将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,将成为冀东大地上的一颗璀灿明珠。

后记:不是神的传说,是真诚感天动地,不是世间无情,是善良让你成功,人间真善美,神仙也动容,救苦还救难,万世留美名!

注:本文为故事,可能有诸多问题,仅供休闲阅读。


评论加载中。。。
  • 验证码:

>> 相关文章

    伊春恫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| 眉山忠我电子有限公司| 昭通页靥蓝机械设备有限公司| 常德壮悦汽车维修投资有限公司| 株洲质闷科贸有限公司| 钦州闻爸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| 如皋掠粟颗装饰工程有限公司| 昌吉刂越金融集团| 南安坦愿科技有限公司| 义乌椒文刳科贸有限公司|